第二百二十二章 好女婿

作者:雨中枫叶
    欧阳惠兰看到梁思晴洗完澡,从楼上下来后,便从沙发上起来,去厨房里,端了一碗热腾腾的红糖姜茶,让梁思晴喝下去。

    梁思晴喝完红糖姜茶后,感觉身上暖洋洋的,额头直冒汗,舒服多了!

    她把碗拿进厨房后,便在厨房里的电饭煲里,盛了一碗干饭,坐在餐厅里,吃了起来。

    欧阳惠兰等梁思晴吃饱喝足,情绪稳定后,趁她放松警惕的时候,便开始问道:“思晴,你脖子上的疤痕是怎么回事?是昊天他打你的吗?”。

    欧阳惠兰是怎么也不会相信,她女儿脖子上的疤痕是昊天打的!她只是故意这么问,套梁思晴的话。

    “不是!”梁思晴咬着嘴唇说道。

    “如果不是昊天,又是谁呢?昊天他去哪儿?”欧阳惠兰不依不饶地问道。

    “昊天他,在拘留所!”梁思晴失落地说道。

    “还说不是昊天打的!如果不是他打的,怎么去了拘留所?这兔仔子,哪天见到他,得好好的收拾一顿!”梁凯悦有些气结的说道。

    “那还不是你挑的好女婿!现在刚订完婚,才几个月,就开始动手打思晴,以后要是结婚了,这日子还怎么过呀!

    凯悦,解铃人,还须系铃人!还是你辛苦些,跑去黄松皤家里,把这门亲事给退了吧?”欧阳惠兰没好气的说道。

    父母先入为主,把昊天当成了坏蛋,梁思晴心里又郁闷又好笑,索性坐在一旁不吭声,默默地听着父母俩坐在一旁争论着!

    “怎么就我挑了好女婿呢?这,也要思晴她愿意呀!她不愿意,我还能硬塞给她不成?”梁凯悦狡猾的推卸责任道。

    在他看来,梁思晴脖子上的疤痕,肯定是有故事的,不可能是昊天弄的!

    “哎哟喂!当时,也不知道是谁逼着女儿,跟昊天订婚的!现在出问题了,倒撇得一干二净,你这种爹,还真是少见呀?”欧阳惠兰讽刺道。

    “别净说一些,没用的风凉话,好不好?刚才,思晴她也说了,不是昊天打的!”看着坐在一旁的当事人,若无其事地看着电视。

    梁凯悦越发觉,今天这事,似乎有很多不对劲的地方,显得有些诡异。

    “她说不是昊天打的,就不是呀?你这猪脑袋,也不知道是怎么当老板的!”欧阳惠兰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才猪袋呢!你看她那个样子,像是被昊天打的吗?”说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梁凯悦看了梁思晴一眼,对欧阳惠兰努了下嘴巴。

    此时,梁思晴正悠闲地,把右腿叠在左腿上,嗑着瓜子,看着电视呢!搞不好是看着电视,听着他们老两口拌嘴呢!这不是标准的一个吃瓜群众嘛!

    欧阳惠兰看了一眼梁思晴,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故意沉着一张脸问道:“思晴,你脖子上的疤痕,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到现在都还没跟我们解释清楚呢?”。

    听母亲提起她脖子上的疤痕,她神情有些恍惚,脑子里的“幻灯片”再次被开启,她又开始伤心起来,想着跟陈永亮的过往,好半天没有回答欧阳惠兰的话。

    看着女儿神情恍惚,欧阳惠兰心疼不已,她不忍心继续问下去。怕继续问下去的话,梁思晴会控制不住,哭了起来。

    看梁思晴的神情,欧阳惠兰也能够猜得八九不离十,她跟陈永亮一定还有故事!陈永亮跟梁思晴两个人,在昊天还没回来滨海之前,他们已经处了两年多的对象!

    若不是她老公梁凯悦他百般阻扰,他们早就结婚了!估计她都得当外婆了!如今梁思晴跟陈永亮已经分手了,他们之间,尽管已经分了,但是藕断丝连,还是有可能的!曾经她女儿是非陈永亮不嫁!

    大厅里沉默片刻之后。

    梁思晴自言自语,很失落的说道:“我脖子上的伤痕,是陈永亮掐的!昊天把他打伤了,进了拘留所,如果不是昊天的话,我早就死在他手上了!”。

    梁思晴的一番话,如一道闪电,给人害怕,而又消纵即逝!一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说话的梁凯悦,突然“嚯”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梁思晴见状,急忙问道:“爸!你要去哪?”。

    “你告诉我,那块破抹布,现在人在哪?看我不打死他!”梁凯悦见自己女人,差点被陈永亮掐死,便火冒三丈的说道。

    陈永亮对梁思晴下手这么重,梁凯悦不暴跳如雷才怪!本来就看陈永亮不顺眼的他,如今恨不得冲到陈永亮跟前,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梁思晴从小到大,梁凯悦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即使要打她,也是她小时候不乖,不用功读书,贪玩!

    在陈永亮没有出现在梁思晴生活中的时候,梁思晴跟梁凯悦这对父女,感情和关系一直都很好。

    自从陈永亮闯进梁思晴的生活中之后,她就变了,变得不爱亲近梁凯悦!

    她三天两头跟梁凯悦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情绪,甚至在他过生日的那天,跟他吵得面红耳赤!

    总之,自从陈永亮那块破抹布,跟梁思晴处对象后,梁思晴整个人,思想和三观都变了!变得他都不想认她这个女儿了!

    回想起往事,感慨颇多!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后,没有要继续坐回沙发的意思。相反,他大步流星的朝大门口走去,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梁思晴吓了一跳,她赶紧冲了过去,从后背使劲的抱住梁凯悦,流着眼泪说道:“爸!您冷静冷静,别冲动好不好!昊天他已经把陈永亮打伤了,现在在拘留所蹲着!

    陈永亮他也已经住院了,医生跟我说,他是轻伤,到时候生理方面会有问题!

    爸!您不要再冲动了好不好!以陈永亮的现状,昊天不构成刑事犯罪,他很快就会被放出来的!

    如果您过去,把陈永亮他给打一顿,虽然是解气了,但是,问题可就大了!万一把他打死了!您可是要坐牢的!

    之所以他现在只是轻伤,是医生医术精湛,我花了30万,请来了专家给他动手术的成果!我已经害昊天去了拘留所,我不想您再进去陪昊天!”。

    梁思晴的眼泪,稀里哗啦的从她的脸颊流下,如下暴雨一般。梁凯悦为之动容,自打梁思晴出生以来,她从来没有这么伤心的哭过。

    他情绪缓和了不少,女儿是他的心头肉,从小到大,他总是把她捧在手心上。即使有时候生气打了她,那也是她有错在先!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她从小到大,被他打的次数,用五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梁思晴被他打得最惨的一次,是在她读小学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梁思晴,没有一点闺女的样子,跟个假小子似得,野的很!

    那一次被他打,她才10岁,她没有跟他打招呼便跑出去玩,连作业都没写。

    梁思晴是中午,吃过午饭后,她假装回房间睡觉!然后趁他跟欧阳惠兰两口子,午休的时候,偷偷地跑出去玩的。

    他午休一觉醒来后,感觉口渴,切了一个西瓜后,便去梁思晴的房间里,想叫她一起来吃西瓜。

    可谁知?他去了梁思晴的房间之后,发现房间里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呀?

    梁思晴早已不见了踪影,这会儿是夏天,知了趴在树上“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这种叫声,让他听起来更加的心烦!

    梁思晴是他独生女,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如果出了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他这么多年努力的打拼,积累下来的产业,膝下无人继承的话,那不得打水漂?

    他开了一家飘香酒店,生意一般,挣的钱,勉强够一家人生活!村里的人都以为他是一个有钱的酒店老板!

    梁思晴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如果有坏心眼的小地痞,对她动了歪心思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目前,村里有一家砖厂,是村民们投资建的,里头也有他的股份!

    村民们投资办的这家砖厂,是生产盖房子,普通的大红砖!生产大红砖的原材料,来源于田里泥土。

    因此,村里头的农田,到处都是坑坑哇哇的!如果梁思晴不小心掉了进去,那麻烦可就大了!

    发现梁思晴不在房间里头后,他心里七上八下的出门寻找梁思晴。

    这会儿,梁思晴在村里头,柳树河的岸边抓知了呢!河水仅管清澈,但流的湍急!她毕竟是一个小姑娘,“死”字都不知道是怎么写的!

    哪里会知道,在河岸边,抓知了危险呢?

    梁凯悦找到她,发现她在柳树河岸边抓知了,便二话不说,把知了和抓知了的道具,全部给丢了!

    抓着梁思晴回去后,他一气之下,狠狠地打了她一顿,甚至连晚饭都不让她吃,他老婆欧阳惠兰,看他把女儿打伤了,哭哭啼啼地跟他闹。

    为了这事,欧阳惠兰可是好几天,都没理他呢?那个时候,他躺在沙发上睡了一个礼拜呢!

    那沙发可没现在摆在别墅里的,红木沙发那么豪华。

    当时,他们家里也没有什么钱,住的也是老房子,沙发就是简易的木制沙发,如果没有在上面铺席子的话,躺在上面,根本就睡不着,那木头硬得跟石头似的!

    不过,尽管家里没有什么钱,但他给梁思晴的一切都是最好的!跟大哥家里相比,他们在生活上,算是比较宽裕的!

    那个时候,梁子龙、梁子文两兄弟,比梁思晴大了好几岁,他们两兄弟,直到过年,他大哥、大嫂才会给他们两个孩子买新衣服。

    而梁思晴则跟个小公主似的,每次带她逛街,有碰到合适的衣服,便给她买!

    等到梁思晴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他投资的飘香酒店开始盈利,他们住的这一套别墅,也是那个时候盖的!

    尽管梁思晴是个女孩子,但一生出来雪白雪白的,皮肤细嫩光滑,跟个天使似得!肉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嘟的,煞是可爱!梁凯悦把她抱在怀里爱不释手!

    梁凯悦不想要二胎,除了怕梁思晴受委屈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欧阳惠兰生梁思晴的时候难产!梁凯悦他很爱欧阳惠兰,他不可能为了孩子,拿老婆的生命开玩笑!

    生梁思晴他还是挣了,自打梁思晴出生后,他的生活方式变了很多,除了帮老婆带孩子外,他还要打理生意。

    当然,飘香酒店的生意也开始越来越好,食客慢慢地多了起来,从那一年开始,飘香酒店一直盈利到现在。这也是为什么?他让梁思晴接手凯悦集团后,他还继续经营飘香酒店的原因。

    现在有昊天这么好的一个孩子,给他当女婿,他已经很知足啦!

    他相信他的眼光!梁思晴嫁给昊天,一定会很幸福!

    一个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顾不上自己,为了她的生命安全,他出手相救,去了拘留所,这种男人,哪里找?陈永亮他有这种觉悟吗?

    现在估计连梁思晴都认为,他当初不让她跟那块破抹布在一起,是对的吧?

    “爸听你的!爸不去找陈永亮的麻烦,你别哭了好吗?”梁凯悦掰开了梁思晴的双手,转过身来,用手轻轻的,帮梁思晴拭去眼角和脸上的泪水。

    欧阳惠兰知道梁凯悦的意图后,便从沙发上起来,跑了过来。

    她也开口劝道:“凯悦,你别太冲动,思晴她说的没错!陈永亮他再坏,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思晴跟他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现在我们要先想办法,让昊天早点从拘留所那边出来。”。

    梁凯悦刚才心里一急,倒把这茬给忘了!经欧阳惠兰这么一提醒,他心里冷静了不少,又重新回到沙发上。

    他沉思了片刻后,说道:“欧阳文斌他不是在法院那边吗?要不?跟他先打听下,像昊天这种情况,会不会蹲号子?”。

    “那倒不必啦!看情况再说吧!如果按照医生的诊断,陈永亮只是在轻微伤范畴,连轻伤都够不上!是不用蹲号子的,我们最多就赔点钱。”梁思晴说道。

    “那就好!一点钱,我们赔得起,就算打发叫花子得了!”欧阳惠兰愤愤地说道。

    在她看来,陈永亮这家伙,真是不可理喻,再怎么说,跟梁思晴处了两年多的对象,没有爱情,也有友情吧?这狠手也下的了?

    梁凯悦似乎看出了欧阳惠兰的心思,他坐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一旁冷哼道:“你别觉得那块抹布是好货色,他跟我们家思晴处对象,是看上咱们家的钱!不是真的爱她!”。

    听完梁凯悦的话后,梁思晴沉默不语,没敢接父亲的话题。之前,她不相信陈永亮跟她处对象,是奔着钱来的!

    如今,她也该清醒了!呵!她梁思晴手头有点钱,还真被一些别有用心的臭男人给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