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开局一条小渔船(书号:7663

第284章 没死的真死了,死的假死了

作者:浙东匹夫
    话分两头,苏昌永和陈文明下场如何,顾鲲本人根本不关心。

    他也不知道这些杂碎狗汉奸到底死没死在它们自己主子的手上、如果死是怎么个死法。

    画面拉回8月5日发布会当天。

    这场发布会上想问问题、打探各种消息的媒体朋友有很多,可不仅仅是bbc那种恶意媒体。

    所以,负责回答问题的也不仅仅是管规划的陈克,他的戏份只占了整个典礼发布会的一个小花絮而已。

    陈克和施明伦、苏昌永等人另找分场博弈的同时,主会场内的氛围依然一派祥和,到处洋溢着上流社会之间社交的虚伪亲和。

    大部分的客人,都被让到了兰方帆船酒店内部,享受美酒佳肴和顶级的客房,体验人生的至高奢华。

    客人们大多把时间花在呼朋唤友、结交一些新的上流社会名流、再互通有无地了解一下行业动态。

    因为前面的开业剪彩花的时间比较长,大家进到酒店内部的时候,差不多快中午了。兰方帆船酒店作为全球目前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自然不会浪费这个表现的机会,要为客人们准备最好的自助餐。

    主办方非常重视,派出了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待客、顺便在轻松的氛围中为客人们解答更多的疑问、不着行迹的显摆一下酒店的高档和兰方服务理念的高大上。

    宴会偏厅里,一个身着华贵裸肩长裙礼服的美貌优雅少妇,也端着香槟,如穿花蝴蝶游弋于人群间,应付着各种各样有问题的宾客。

    她正是顾鲲最初的情人,林莺。因为顾鲲于郡主朱悠然已经成亲,加上林莺当年也没图顾鲲什么,就只是被顾鲲这个人本身吸引,所以将来她的身份也就永远只能处在幕后了,必须适应这样的生活。

    林莺比顾鲲小两岁多,如今刚22周岁,大学毕业也一年多了。她家本来就是经营酒楼和旅店出身的,后来跟着顾鲲,又有机会与希尔顿家族的小妹妹厮混耳濡目染学习、增长阅历,颇积攒了一些酒店管理大亨家族的名媛风范。

    加上林莺大学里学的就是酒店管理,所以她从实习开始起,就一直在兰方帆船酒店这个项目上奔走、从基层做起帮着料理一些管理统筹的事务。正式毕业后更是把全部精力放到这上面来了。

    此刻应付这些来取经的客人,自然非常得心应手。

    稍微逛了一会儿、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林莺自然而然地被一群客人围住恭维。

    为首的一个一看就是盎格鲁撒克逊血统的布列塔尼中年白人,还毛手毛脚地试图亲吻林莺的手背,然后恭维:“您就是帆船酒店的独立董事林小姐吧?幸会幸会,林小姐真是年轻有为啊,您的美貌如同圣洁的月光一样纯净,真是比帕里斯希尔顿和小甜甜布兰妮更加醉人。”

    林莺微微有些不适,躲开对方的握手,并婉拒了这种火辣的恭维:“谢谢,幸会,我们东方人不习惯这样夸奖一个女生,敢问你们是……”

    那个中年白人连忙自我介绍,并且指着旁边几个同行的朋友一并介绍:“是我们冒昧了,鄙人布鲁斯钱德勒,是bhk建筑设计事务所的。这位是我们的大客户之一、太古集团的代表施明伦先生。这两位是阿布扎比部落的马哈迪酋储和迪巴部落的易普拉辛酋子……”

    林莺顺着布鲁斯钱德勒的介绍一一观察,这才把这些人的形象和身份对应起来。

    这位钱德勒看起来有点谢顶,本来是容貌上的一种瑕疵,但他既然自我吹嘘说是金牌大设计师,倒也不奇怪了,或许是跟码农一样,“我变秃了,也变强了”。

    而太古集团作为总部设在轮蹲的跨国大地产集团,在设计领域经常委托bhk事务所,也就不奇怪了。恰好太古系最近在兰方地产市场又有不少操作,顺便带几个设计师来赴宴参会,看起来是那么的人畜无害。

    另外那俩酋储酋子看起来倒也年纪不算很大,一个四十岁光景,一个三十来岁,都留着小胡子,看起来有点酒色过度不知养身,很肾虚的样子。

    林莺便点点头,得体地应对:“幸会,很高兴能有机会和国际同行互相取经,贵所的豪华地标设计实力,我们一贯是久仰的。记得当年兰方帆船酒店设计方案招标的时候,也找过你们吧,可惜当时我不管事儿,也不知道最后怎么评的标——

    你知道的,我是马来人,我一贯还是很信任布列塔尼上流设计师的水准的,可惜,兰方掌握话语权的人更倾向于用华夏风的方案。”

    林莺说这番话时,还不忘给对方留面子灌汤,降低双方的敌意和警惕。

    钱德勒佯装赔笑:“是么?能得到美丽的林小姐的赏识,也是敝所得荣幸。对了,今天我正好有一个问题。帆船酒店的首席设计师,不是来自华夏同济建院的秦雅秦小姐么?这两年,我们一直有些口服心不服呢。

    只可惜,你们帆船酒店项目的设计施工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这两年设计师们都闭关不见客,我们就是想向秦小姐讨教,也没有交流的机会啊。

    今天既然酒店都营业了,应该没什么需要保密的了吧?为什么刚才发布会和典礼上,秦小姐都没有露面呢?作为建筑设计界的同行,我们可是非常仰慕,想当面向设计出了世界最豪华酒店的大设计师请教呢。”

    钱德勒问完这个问题时,旁边几个其他的客人也微不可查地竖起了耳朵。

    要不是林莺提前得到过顾鲲关照、要将计就计做局,恐怕都注意不到这些细节。

    “迪巴人果然贼心不死,那么想刺探我们的内幕。老公说的果然没错,十有七八是迪巴人想抢夺我们兰方的世界第一土豪城市的噱头、各种指标都要恶心我们吧,幸好,今天这个机会不错。”

    世上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所以要对付已经能定成假想敌的贼,最好的办法还是诱敌主动出击,然后包围歼灭。

    想到这儿,林莺依计行事地佯装出几分紧张:“那个……秦小姐不太方便,之前就身体不适,所以被我们解职了,不过关于设计理念的问题,我们其他设计师也一样可以解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