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七 孤忠

作者:江南的风雨
    ……

    听着方肇新向自己发泄满腹牢骚,章严武一言不发的坐在一旁,等方肇新发泄完后,他才缓缓开口说道:

    “那现在牢骚发完了没?发完了立刻来搭把手,把关内都收拾下,再安排几个人去探探敌情,别让那些猴子趁机摸了过来……”

    方肇新叹了口气回道:“督帅你怕是搞错了,这事一直都由林再兴在处理,我区区一介书吏哪有那本事。”

    章严武闻言,神色略带黯然地说道:“林再兴昨日走了,他在巡夜的时候遇到了猴子,不注意下被抹了脖子……”

    方肇新闻言,愣了半晌,随即翻开案上的名册,提笔在一张发黄的纸上写下了“林再兴”三个字。

    章严武摇摇头,一言不发等着方肇新落笔,只见方肇新吹干纸上墨迹,再次合上名册,喃喃自语道:“老林也一把年纪了,要是咱不走这一遭,说不定现在早就儿孙满堂,尽享天伦之乐。”

    章严武道:“不说这些了,赶紧收拾下按我说的去做吧……”

    方肇新抬头看了眼天色,对章严武回道:“时候也不早了,怕是到晚饭时间了,也不知道邱二愣子他们能不能在天黑前从海边搞回些吃的来,这都快两天了,别不是出了事……”

    章严武带上头盔,拍拍方肇新肩膀安慰道:“放心吧,邱二愣子为人激灵,一定不会让关外那群猴子逮着的,等着吧,很快就能吃上一顿热乎的……”

    岭南边境因为常年征战,镇南关附近的村落庄园早已人走楼空。

    原本云塞军在此镇守期间,还能从附近的百姓手中征得一些粮食,那些淳朴善良的百姓也乐意用为数不多的粮食支援云塞军在镇南关御敌。

    只是,足足二十年时间,战火一直不曾停歇,原来不惜道路崎岖也会来运送粮食的百姓也都老了走不动了,而新生的青壮为了避免战火波及,早已拖家带口迁往内地。

    久而久之,边境人烟稀少,土地无人耕种,云塞军想要获取补给是难上加难,不得已之下才铤而走险,不惜冒着被缅寮人活捉的风险,偷偷出关前往百里之外的岭南海域弄些海蚌、鱼虾等物填腹。

    除此之外,支撑云赛军二十年不崩溃的更重要一点因素就是他们充分利用附近村落荒废的田亩,自己屯田,这成了云赛军军粮的主要来源。

    只是,近些年来,缅寮人屡屡袭扰镇南关,更是有过数次大规模的战役爆发,严重影响了士兵庄稼种植,导致镇南关内所需粮草短缺,不得已之下才会想到从海里寻找食物充饥。

    单凭这份毅力,二十年死守镇南关而不退,云塞军足以够的上“王牌”这个称呼!

    一夜过去,镇南关墙上的狼藉好不容易清理干净,守军将士们饿着肚子累的依墙而眠。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雄伟的关隘上时,冒死前去海里寻找食物的将士终于回来了。

    “快开门~~速去启禀章督帅~朝廷来人啦~~”

    捕鱼归来的邱擒云以及一干将士兴奋的在关门外咆哮呐喊,让原本宁静的关口瞬间躁动起来。

    无数将士趴在垛口望去,却见邱擒云和他身后一干将士满脸激动,那种神情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很快,闻讯而来的章严武三步并做两步来到关墙上,此刻的他眼眶通红,脸颊因为激动而不停颤抖。

    算算时间,与朝廷失去联系差不多有近十年了,这十年来章严武是日盼夜盼,只要一有空闲就会站在关隘上向外眺望,期望有朝廷的人马出现。

    二十年时间,章严武心中对朝廷没有一丝怨言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始终尽好一名身为军中主帅的职责,带领云塞军一直死守在这座关隘内。

    说实话,朝廷了无音讯,好几次他都想放弃,带军离开这是非之地,但是一想到那群缅寮人的凶残贪婪时,军士的使命让他依旧坚守在这片似乎永无止境的土地上。

    为的是什么?可能他自己都不清楚荣耀为何物吧,只求能得到朝廷的认可,能当面嘉奖云塞军几句,他就觉得两万八千多条人命交代在这里都是值得的。

    “邱二愣子,你把话说清楚,真的是朝廷的人么?该不会又在戏弄本帅吧,本帅可不想再空欢喜一场啊……”章严武扶住垛墙,颤声对邱擒云问道。

    邱擒云大声回道:“督帅,我没骗您,昨天我们在海里捞鱼,结果远远的就见到数百艘大船向海边行来,

    为首一艘主舰……我滴乖乖,我这辈子可从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威武战舰啊,他们靠岸后我发现船上下来的是我们中原人,这才冒充渔民跟他们打招呼,

    结果他们是朝廷派来给我门镇南关但是守军送军饷的啊,督帅,我所言句句属实,不信,你等着,再过一会儿,他们就推着大车小车往这边赶呐……”

    听完邱擒云的话,章严武忍不住扶墙轻声哭泣,好一会儿才抬起头对身边同样激动不已的守军士兵吼道:“都别愣着了,赶紧仔细收拾一下,速速迎接朝廷来使……”

    边上的守军士兵闻言,这才整了整自己身上的甲胄,擦了擦不知多久没有清洗的脸颊,努力保持军容,以最好的状态迎接朝廷使臣的到来。

    “咯吱吱~”

    “唏律律~”

    不一会,马匹呼吸声和车轮在颠簸的道路上发出刺耳的转轴扭响汇聚一处,由远至今。

    章严武一行人满脸期待的站在城墙上,直到看到如同长龙般的车队浮现眼帘后,才彻底相信了邱擒云的话。

    不一会儿,以名身着墨绿飞鱼服的军郎官行至城下,拿出文册同城头上挥了挥:“镇南关云塞军的将士们,我等奉陛下旨意,特从海路前来运送军饷,请你们速速打开城门。”

    “快放吊篮,快……”

    章严武忙叫士兵放下吊篮,直到亲眼看那军郎官将漆黑的文册放入吊篮拉上来后,忙对站在关门前的守军士兵吼道:“大开关门,迎接朝廷天使!”

    早已掉漆的关门缓缓打开了,此次身为宣军安抚使的铁无涯一身军戎,静立在关门外,默默注视着这座满是残垣断壁的雄关,不由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辆辆满载军饷辎重的平车或马拉或人推,缓缓驶入镇南关内。

    入关后,铁无涯见到关门两侧站满了云塞军的将士,正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

    他注意到,诸多守军将士中,不少人的白发早已花白,脸上皱纹颇深,几乎站立的每一个人都多多少少带有伤势,还有几人身有残疾。

    “惨烈!”

    同为军伍出身的铁无涯,从这些老兵身上深刻感受到这二十年来所经历的一切,不由心下感慨不已。

    章严武带着方肇新慌忙前来迎接,一见到铁无涯,当即跪拜行礼:“大周云塞军督帅,章严武领全体官兵,迎接安抚使大人!”

    铁无涯忙上前扶起二人:“章督帅无需多礼,速速请起,末将今日能一睹云塞军风采,实乃三生有幸!”

    章严武起身后,满脸激动的看向一车车辎重往关内输送,忍不住对铁无涯道:“宣抚使大人,不知皇上龙体可安好?现在可还是崇元年间(卫稹在位年号)?请恕老将冒昧,多年未与朝廷联系了……”

    铁无涯闻言,愣了愣回道:“章督帅,此事稍后再议,请先随末将一道清点下辎重军饷吧……”

    章严武忙道:“对对对,是该如此……”

    与是,章严武叫上方肇新一道,跟着铁无涯一起向那些车队辎重缓步走去。

    望着校场上堆积的如山一般的物资,方肇新和章严武以及一些老兵都不住轻声感慨。

    “这是盐,还有茶叶,布匹,那边几车都是肉瓷罐头以及还有炒米炒面,左边几车都是糖,蜜饯,陛下知道边军之难,特意加送这些让守军将士提提神……”

    铁无涯陪同章严武他们一路走来,向他们一一介绍了这些辎重物品,边上的方肇新则默默将辎重品记载在文册之上……

    最后,铁无涯带着二人来到用麻袋装裹的军饷前,从一个袋子内抓起几枚新铸的铜钱,递到章严武手中:“章督帅,这些是陛下发放的军饷,您看看……”

    这次刘策发给云塞军的军饷基本是以铜币为主,占到了整个军饷比例的八成。

    之所以用铜钱还是基于现实考虑,岭南地区百姓穷困,如果发放银元的话,反而不容易花销。

    摸着做工精良的铜钱,章严武老脸不住抽动,不由喃喃自语道:“朝廷几时造出这种铜钱了?”

    说着,他打量起手中的铜币,但渐渐地他脸上笑容逐渐凝固。

    只见铜钱正面刻着“宣武元年”,背面则是“大汉通宝”……

    终于,章严武忍不住对铁无涯大声质问道:“安抚使大人,你老实告诉我,这笔军饷和辎重是哪来的?现在到底是何人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