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汉霸主(书号:12707

第四百四十九章 选秀坊来莺儿

作者:一级烟枪王
    “如意啊,本公子这一次是第一次来选秀坊,先给本公子介绍一下你们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吧。”

    刘显等人跟在如意小组的后面,走进了选秀坊的主楼。

    主楼下面便是一个大堂,布局和后世在电影中所看到的青楼大堂差不多,只不过,这所主楼更大一些。

    大堂内有一个小舞台,这些都是一般青楼的基本布局了,主要是给那些歌姬在上面表演歌舞的,有点似后世唱戏的那种小舞台。当然,一般规模较少的青楼是不会有的。

    像洛阳四大青楼,它们已经不是纯粹的青楼小姐接客了,真正的红姐,她们不靠接客赚皮肉钱,而是靠她们的才艺。

    楼内是中空的,楼上的厢房中可以欣赏得到楼内小舞台的表演。这个,跟刘显在蓟城所见识过的那间青楼大同小异的布局。

    “公子,你们来早了,现在才是午后,其实咱们的小姐也才刚来不久,一般都还没有开始接客。稍为晚一些,客人也会慢慢的多了起来。”如意带刘显进入大堂后,站定回首,请示道:“公子,你们可以先坐下来喝茶,奴家再慢慢告诉你在选秀坊有什么的玩法。当然了,如果公子不想让奴家陪着公子,那么也可以随意让别的小姐为公子解答。”

    “呵呵,本公子就看中你了。嗯,给本公子一间雅间,让本公子尝尝你们选秀坊的茶水点心。”

    刘显笑着让她继续领路。

    在选秀坊门前迎客的小姐,都是坊内最为低层的小姐,进入大堂后,自然会有小姐前来招待。但是如果客人愿意让她继续招待的话,那么她就可以继续陪着客人。

    正如如意所说的,这个时候,却并非是青楼最热闹的时分。在若大的青楼大堂内,也仅只有数桌客人,显得有些空落落的。而那些青楼侍女,这个时候也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各自三三两两的或坐或卧在一起聊着什么,见到刘显等人进来,居然没有侍女第一时间上前来接待。

    “王先生一起吧。”刘显回头叫了王越一声。

    随刘显一起来的十数个护卫,他们不会跟着一起到楼上的雅间,只会在大堂内找一个地方坐下。如果刘显不叫,王越肯定也得要和那些护卫一起,混在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

    刘显这段时间也一直都有留意王越的情况。毕竟王越在这洛阳生活了十多年了,这次执行皇帝的命令,刺杀刘显失手,已经在几个月的时间没有回洛阳。这时候回到洛阳,刘显估计他肯定想要回武馆看看。

    王越跟他的武馆弟子是有书信往来的,估计王越也已经告诉了他的弟子一些情况。但是在书信中告诉是一回事,现在回来了,肯定想回去看看。只是王越一直都没有什么的表示,跟着刘显,一直都没有离开。

    楼上的雅间中,也只有少数的几间有了客人,如意带着刘显等人到了一间位置较好的雅间,可以在上面的开窗看得到楼内的那小舞台。

    另有侍女过来,为刘显等人奉上他们青楼特制的茶水点心。另外刘显还特意的点了青楼的一些招牌菜式。

    青楼如果没有小姐,其实就跟一般的单纯是经营饮食的酒楼差不多。刘显也打算尝尝这些青楼的酒菜,看看味道如何,看看是否有值得借鉴的地方。

    如意已经暗示刘显是一个大金主,所以,那些青楼的侍女也显得极为殷勤。

    啜了一口带着淡淡花香的茶水,拿起一块糕点,一边品尝一边对如意道:“如意小姐,不用客气,陪本公子喝茶吃点东西。然后给我细细的说说,选秀坊有什么好玩的。嗯,老实告诉你,本公子是最近才来到洛阳的,刚买了一座府邸,打算在洛阳定居了。但本公子对洛阳的很多好玩的地方完全不了解。”

    “青楼……当然是小姐最好玩了……嘿嘿……”

    如意这时却有些俏皮的对刘显眨了眨大眼睛,可能是她发现这个年纪不大的富贵公子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所以,她敢得跟刘显开开玩笑了。

    “额……好像挺有道理的。”刘显抚额道:“那你就说说小姐吧。我不久前才听说,洛阳青楼有一个选花魁的活动,听说评选出洛阳第一美人。还有什么四大美人还是十大美人什么的?跟我具体的说说这个吧。“

    “格格……原来公子也听说过啊,你该不会就是冲着这些美人来的吧?“如意掩嘴娇笑,如银铃般的道:“公子,其实什么第一美人什么的都是虚的,都是一些好事者起哄罢了。洛阳第一美人?皇宫里那么多嫔妃,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听说皇后娘娘就是极美的。这些评选啊,就仅限于青楼行业,不包括别的人。当真要较真的话,那也只能说是洛阳青楼第一美人。至于四大美人还是十大美人什么的,就是好些年前,其实也是皇上的主意吧,或者说是一时贪玩,来咱们选秀坊玩耍,想选出一个公认最美的青楼小姐来看看有多美。然后才有了青楼小姐评选花魁的活动。”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典故?还是当今皇宫里的那位懂得玩啊。”刘显感叹了一声,当今皇上,还真不愧为一个荒唐的皇帝。

    “一开始嘛,自然是咱们选秀坊牵头来搞这个活动,之后另三家洛阳大青楼也参与了进来。他们也是为了颜面吧,一开始确定了一家评出一个美人,四大美人并列。后来整个青楼行业都参与了进来,那些青楼都觉得,如果就只是四大青楼的美人,那么他们还陪着玩干什么?所以,后来又增加了六个席位,称为洛阳十大美人。”

    “原来如此。“刘显点头,再问道:”那么评选出来的这十大美人,有什么的好处?“

    “评选出来的十大美人,她们当然有好处了。并且好处还是极大。”如意有些羡慕的道:“基本上,能够参加评选的美人,都必然是声色艺俱全的小姐。就算不参加评选,她们都是所在的青楼的头牌红姐,是青楼的摇钱树。当中,大部份都有卖艺不卖身的权利。”

    “青楼小姐还有这样的权利?”刘显对于这古时代的青楼了解还真的不多。

    “当然啦,公子你想想,如果那小姐极美,又能歌善舞的,她就算是不接客,平时就露一露面,唱一首曲子,跳一支舞,那些客人便为之疯狂。像这样的美人,如果她不想接客的话,那么谁会逼她呢?青楼都会把她当成是一个宝,轻易不会让她们接待那些一般的客人的。实际上,一般的客人,也根本付不起那钱。”如意解释道。

    “呵呵,关键还是付得起钱啊,也就是说,所谓的卖艺不卖身,并不是绝对的。”

    “嘿嘿……总比咱们这些一般的小姐好多了,如果咱们不接客,那么没吃没穿是小事,挨揍也是小事。一个不好,就连性命都丢了。”如意有些自嘲的道。

    青楼是属于灰色产业,表面上看似光鲜,但实际上,其中的黑暗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青楼的女人从何而来?除了罪犯家属之外,大部份的都是被买来的,或是抓来拐来的。再经过青楼的手段,让她们不得不做接客的小姐。

    青楼的头牌红姐,有一定权利选择卖艺不卖身,但当客人所付出的钱财足够多。那么就不到她们自己选择了,青楼就算是逼也会逼着她去接客。

    “所以,如果被评选上了十大美人之一的话,那么她们就等于可以真正的拥有了一定的权力。起码在一段时间之内,她们不用担心会被逼着接客。因为这十大美人,实际上就等于是被选进皇宫去的候选秀女。她们被评选上后,三年内,不能接客,也不能够赎身。如果三年之内,皇上没有召唤,那么三年后,她们才可以赎身离,或者继续当青楼小姐。”

    “哦?可以赎身的话,谁还想继续做青楼小姐啊?”刘显道。

    “呵呵,公子有所不知,你知道想要赎身得要多少钱吗?尤其是被评选上十大美人的,她们的赎身价格更高。何况,凭自己所赚的钱,肯定是远远不够赎身的钱的,除非,有人看上了她,愿意为她付出那笔钱把她赎走。”如意苦笑道。

    “还有……”如意跟着有些黯然的道:“公子应该知道咱们这选秀坊的情况跟一般的青楼不一样的吧?咱们这些小姐,其实都是戴罪之人,一般情况之下,选秀坊是不存在赎身的可能。可只要被评上十大美人之一,那么就等于有了机会,可以脱离青楼,可以脱去这个戴罪之名,能够有幸离开青楼后,就可以过一些正常人的生活。其实,这个都是我们选秀坊所有小姐的梦想……”

    刘显没有接话,这个时候,刘显能够感受得到如意的心底中的那种绝望。她应该也是罪犯家属,如果没有什么的意外,她这一辈子可能都难以逃脱选秀坊了。除非她家犯事的人平反了,皇帝赦免了,她才可以离开回家。但这可能吗?估计她家人早就被斩首了。

    “真是可笑,祸不及家人啊,就算你们家里有人犯事了,被处死,但你们这些家人何其无辜?如意,不用灰心,说不定什么时候,你们就可以离开选秀坊,就能够重获自由,可以去过你们想过的正常的生活。”刘显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个迎客小姐,只能这般说。

    刘显知道,洛阳大乱之后,就是她们逃离选秀坊的最好时机。但是,她们这些妇道人家,逃离了选秀坊又能逃得到哪里去呢?到那时,天下大乱,根本就没有她们的容身之所。

    刘显倒有办法帮助她们,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但已经在心里记下了。

    这个如意,容貌只是一般,但刘显也记住了她。或许,这是刘显对她们的遭遇有些怜悯吧。如果以后有机会,或许会伸手帮她们一把。

    “怎么可能?奴家早就死了心了。”如意强打精神,继续说道:“公子不知道吧?这几年来,青楼花魁一直都是选秀坊的。想知道是谁不?”

    “哦?说说看,叫什么?”

    “她叫来莺儿。前年评选青楼美人,她横空出世,一举夺得花魁。到今年刚好有三年了。在今年中秋评选中,她又以微弱的优势夺得花魁,如果去年不是因为黄巾暴乱,她现在已经是连续三年艳压群芳。说真的,她的确可以称得上是洛阳青楼第一美人,如果不包括皇宫的话,称为洛阳第一美人也不为过。”如意少有的有几分自豪的道。

    毕竟是出于选秀坊,她一方面虽然有些羡慕或妒嫉,可也深有荣焉之感。

    “这么厉害?连续三年花魁?这个夺得了花魁,第二年还可以参加吗?”

    “当然可以了,只要她还是青楼的人,在这三年之内,没有被召进皇宫,那么她就可以继续参加评比了。”

    “有点意思……她叫来莺儿?姓来的?有些生僻奇怪的姓……咦?这来莺儿……”

    刘显和如意说着,这一时没怎么注意,但这时,却猛然的觉得,这个名字,他似乎有些记忆。

    这个名字,也触动了刘显脑海中的在前世时看过的一些资料。这个时候,便有如在放电影一般,有关于来莺儿的一些历史资料,慢慢的清晰起来。

    靠!

    刘显全记起来之后,心里不禁大呼一声,不会这么巧吧?来莺儿,居然是来莺儿!

    她不就是曹操的一个女人吗?并且也是曹受唯一的一个为如流泪的女人。

    对了,不莺儿的确是洛阳名妓。后来成了曹操的女人。但是,她应该也是唯一的一个,成了曹操的女人后,给曹操戴了一顶绿油油帽子的女人。

    她爱上了曹操的一个部下,发展到要私奔的地步。被曹操发现后,曹操自然是要杀了那个部下,但来莺儿恳求曹操放过那个人,然后她自己自杀了。

    曹操为此而伤心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