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者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夏逆(书号:12693

第五十九章、日落之前

作者:楚白
    彼此介绍过之后,莫兰小姐就带着大家上了楼,进了她的卧室。

    她的卧室看起来平平无奇,连一点特别的家具摆设都没有。但潘龙刚一进门,就清楚地感觉到,这里别有洞天。

    在那张床的后面,本该就是墙壁的地方,分明有一个很大的空间,足以容纳三四个人站在那里。

    奇怪的是,神识扫过,整个屋子的大小明明很正常。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如果那片奇妙的空间不存在的话,这间屋子的大小和从外面观察的情况应该是相符的。

    这就很奇妙。

    潘龙不是没见过类似的手段,比方说列御寇的“世外楼”,外表看起来只是修行室一尊摆在桌子上的石质香炉,里面甚至常年都燃烧着一小块倒流香,比空气沉重的烟雾如同水流一般顺着雕琢成山峰模样的香炉流下,着实很有静雅安闲之意,非常符合一位老道士的风格。

    但只要站在正确的位置上念出咒语,就能够进入这香炉里面的世界——方圆数十里的广袤竹林,还有竹林里面的一些精致雅舍。

    目前,毕灵空就在那里修养。为了确保安全,无论什么时候,列御寇和兰陵况这两位仙人都至少有一个留在附近守护。要么在竹林里面,要么在摆放香炉的修行室里。

    类似的手段,潘龙还见过一些别的,无不巧夺天工,令人赞叹。

    但……能够使用那些手段的,基本都是超凡入圣的人物,其中绝大多数就连现在的潘龙也要自叹不如。

    可眼前这东西,布置它的却只是区区一个……怎么说呢……有那么一句看不起人的话,是“一口吐沫就能淹死你”,潘龙当然没本事一口吐沫淹死莫兰小姐,可一口吐沫喷出去把她射个透心凉,基本是没问题的。

    这么弱的一个人,怎么能做出这么巧妙的东西呢?

    是“术业有专攻”?还是这个世界本身就有特别的手段?

    要是能把这手段学会了,给潘家布置几处“秘密据点”,倒是方便得很呢……

    他如此想着,却见莫兰小姐来到床边,拿出一个小盒子,小心翼翼地从盒子里面取出一个三角形的吊坠。

    这吊坠看起来像由三个截面为正方形的长方体所构成,三个长方体组合成为一个三角形,但两长方体之间的夹角似乎又是直角。简单地说,就是三条边分别是横轴、竖轴和纵轴……这就很诡异,这种东西,按说应该只存在于数学想象之中,并不能真的存在于现实里面。

    潘龙好奇地看着那吊坠,想要看清楚它究竟是怎么个结构,为什么这种本该只能存在于幻想中的结构却能实实在在地出现在现实里面,但仅仅几秒钟之后,他就感觉到本该空无一物的三角形之中,浮现出了一个奇妙的虚像。

    那是一只带着面具的乌鸦,正站在一个里面满是各种不知道该说是垃圾还是特殊收藏品的口袋上,一双金色的眼睛透过面具,注视着自己。

    在被它注视的瞬间,潘龙就感觉到了一种发自灵魂的震颤,仿佛有一扇门正要开启,他甚至能够感觉门轴在震动,眼看就要旋转起来。

    虽然不是很理解这法术,但他下意识地就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自己接受这一切,将自己灵魂开启,那么便会直接踏入漫宿,一口气洞开所有门扉,穿过那最高的光,见到那只乌鸦——那是主宰这个世界的神灵“司辰”之一。

    那样,自己大概会被对方选定为麾下称之为“具名者”的从神。

    但他并不愿意。

    这只乌鸦的眼神太过……猥琐,看起来就不像个正经人。虽然毫无根据,但潘龙下意识地觉得,这厮大概是个会在别人做一些隐秘的,适合由“绘本圣手”柳心水这类人画出来,然后在男人温暖友好的“好人一生平安”的话语之中传播的事情时,偷偷躲在角落上观看的家伙。

    没准他甚至会把看到的情景写下来或者画出来,但却不会给任何人分享,只是自己偷偷一个人看……

    跟着这种老大混,实在有些丢人!

    他要是能把画出来的东西广为传播,造福单身男女群体,那也称得上是性情中人,但潘龙已经想起来这位是谁了——特么不就是绰号“偷窥狂”的那个乌鸦神嘛!

    当年他玩游戏的时候,看过不少攻略,还有几本游戏爱好者写的同人小说。那些作品里面但凡提到这只乌鸦,无不称之为偷窥狂。

    一个人这么说,可能是二设入脑,但大家都这么说,空穴来风,总归是有原因的。

    所以潘龙立刻默运心法,凝元抱一,内守心神,在自己魂魄上构筑坚实的防护,将那仿佛震震欲开的力量压住。

    随即,他听到一声鸟叫,叫声中充满了遗憾,却没有什么恶意。

    然后那震动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但他却感觉有无形的力量落入自己身上,并且随时可以将其提取出来。

    【提取】

    外人看不到的物品栏里面,出现了一张紫白相间的卡片,紫色背景白色光芒的中间,有一枚黑色的钥匙。

    【卡牌:错误的门】

    【性质:影响】

    【描述:那里有一扇不该开启的门,现在连它的合页都在摇摇欲动。】

    【相性:启15】

    【存续时间:167:59:59】

    (居然是最高级的影响卡牌!)

    影响,是世界的律动,它可能是某种反响、共鸣、调和,或者其它什么东西。但无一例外,这种没有实体的律动是不能长久存在的,无论使用与否,过一段时间便会消逝。

    在游戏里面,这种卡牌可以用在仪式之中消耗,为仪式提供某个方向的相性。也可能用来作为耗材,直接施展一些奇妙的手段……但一时间,潘龙也记不得具体有什么用处了。

    不过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相性15的卡牌,在“影响”里面是最高等级的!

    发现自己居然得到了一张最高级的影响卡牌,不由让潘龙吃了一惊,随即又释然——自己刚才可算是跟一位司辰打了照面,还作了简短的交流,能够因此得到那位司辰权能对应的影响卡牌,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仅仅见了个面,说了两句话——大致上应该算是这样吧,就能得到如此好处,看来在这个世界,跟司辰们多多交流,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潘龙才这样想,随即将这种念头狠狠掐灭。

    司辰是何等人物?那是主宰世界——或者说,至少主宰一个平行世界的神灵!

    跟这样的大佬打交道,再怎么小心谨慎也不为多。

    能不招惹他们,还是尽量别招惹他们的好。

    反正自己来这个世界主要是散心的,这世界的“长生”手段,老实说自己也不是很看得上,既然如此,还是别招惹那些自己惹不起的角色比较好……

    理清了思路,他感觉心中舒坦了许多,随即就看到另外一张卡牌浮现在物品栏里面。

    【卡牌:安逸】

    【性质:影响】

    【描述:我很开心,大概吧。(安逸可以抵御恐惧,但安逸难以久存)】

    【相性:灯2,心2】

    【存续时间:167:59:59】

    又是一张卡牌,却是他当初玩游戏时候最喜欢的影响卡牌之一。

    玩家在游戏过程中,经常会产生“躁动”,“躁动”会蜕变成“恐惧”(有时候也会直接产生“恐惧”),如果不能及时将“恐惧”消除,那么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就可能诱发绝望,导致角色因为恐惧而疯狂,游戏结束。

    而消除“恐惧”的最好方法,就是用“安逸”抵消。

    除此之外,“安逸”这张卡牌没有任何负面作用,存在一段时间之后就会自动消失,可以说是纯粹的福利。

    因此,玩家们都巴不得“安逸”越多越好,他记得当时还有人做了游戏MOD,将“安逸”等几种正面影响卡牌的存续时间修改成了无限,大大降低了游戏的难度。

    当初他也打过那个MOD,可惜游戏里面的MOD,山海经不认。

    要是这“安逸”卡牌也能像游戏里面一样持续时间无限,倒是值得攒上一批,带回九州世界。

    这东西能够镇定心神,想来对帮助老师疗伤,或许不无帮助。

    潘龙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整个过程说起来长,其实前后也就是几秒钟的事情。在这段时间里面,莫兰小姐一直闭着眼睛,不敢看那个怪异的三角形吊坠,还专门花时间稳定心神,然后转头睁眼,看着别的地方,靠记忆将它举起来,对准了床的方向。

    “拜请拾滩鸦,祂是辖无主之神,明晓失物之神,洞开大地之神。请祂洞开此地,展现被掩饰的门户。”

    随着她的咒语,三角形吊坠中间放出紫色的光芒,床铺后面的墙壁缓缓震动,显出了一间密室。

    这间密室大概也就足够摆一张床,正对着他们的那堵墙上,却镶嵌着一扇门。

    一只戴着面具的乌鸦图像被绘画在这扇门上,画师的水平不高,画得颇为简陋,丝毫不见神髓。

    莫兰小姐急忙将吊坠重新放回盒子,然后将盒子牢牢关上。

    “走吧,通过这扇‘大地之门’,我们可以前往伦敦郊外的仪式场所,在那里举行日落仪式。”

    潘龙这才明白,原来仪式不是在莫兰书店举行。

    一行人跟在莫兰小姐的身后,绕到床的后面,走进了密室。然后莫兰小姐推开门,只见门的对面也是一间密室,看起来逼仄的程度跟这里差不多。

    “我用了四五年的时间,才布置好了这扇‘大地之门’。”她解释说,“为此花掉了超过五百磅的财物,真是想起来就让人心疼!”

    诺曼先生叹了口气:“要不是提防防剿局,我们其实可以直接出城前往仪式场所。这笔钱花得真是……让人不舒服!”

    “是啊!”

    “谁说不是呢!”

    艾洛和斯通立刻附和。

    他们四人都是资深的无形之术修行者,平时因为防剿局的原因,吃了不少苦头,花了不少冤枉钱,心里都有怨气。

    就像接下来要举行的仪式,若是为了仪式本身花钱,那是理所当然。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与人无尤。

    但就因为防剿局查得严,为了避免被查出马脚,只能专门建设一座从伦敦通往郊区的传送门,这笔钱就花得很亏!

    关键这笔钱还很多!

    五百英镑啊!按照每盎司黄金(百分之九十纯度)3英镑17先令10便士计算,那是足足128盎司还多!

    差不多四公斤啊!

    四公斤黄金,对于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人来说,都是一辈子都攒不下来的一笔巨款,却用在了这个方面。

    这怎么能让他们不心疼?

    毕竟,他们可不是背靠英国官方,完全不把钱当回事的防剿局。

    虽然修行无形之术,可他们毕竟只是普通市民,赚钱很不容易的!

    莫兰小姐叹道:“为了这笔钱,我连父亲留给我的遗产都卖了,现在想起来都难受!也不知道那些珍贵的古籍和文献,有没有被它们的现任主人好好保存……”

    但这个传送门的确很有用,仅仅一两分钟,一行人就全都从伦敦市内来到了郊外。

    推开密室的门,外面是一个乡下农庄。而这间密室则建在农庄用来储藏诸如木柴之类杂物的地下室里面。

    农庄里面空无一人,显得有些破落。

    “这间农庄是我买下的。”诺曼先生说,“经营状况并不好,每年大概也就赚个一二十镑,连维护费都不够。所以雇工很少,除了农忙的时候之外,都很僻静。”

    一行人走在傍晚的空农庄里,很快来到了一片应该是晒谷场的空地上。

    这片空地很平坦,方圆超过五十米,足够他们举行仪式了。

    莫兰小姐开始布置仪式,诺曼先生则凑过来,给潘龙讲解。

    “我不知道你对我们欧洲的无形之术仪式了解多少,‘日落仪式’是向司辰‘残阳’祈祷的仪式。以真诚的感情哭泣,而得到‘残阳’的回应。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仪式结束的时候,‘残阳’将会收走令它感兴趣的供品,从而提供我们想要的回馈。”

    “之所以选择这个仪式,主要是因为这个仪式的成本比较低。供品是那种在灵魂之内响动的影响,那种东西……只要在漫宿之中游荡和搜寻,总是会很容易得到。而且它们又不能长存,所以最适合拿来当消耗品。”

    潘龙差不多算是无形之术的外行,闻言微微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你们东方的修行者,应该也会举行仪式吧?你们一般举行什么仪式?”里奥好奇地问。

    潘龙想了想,说:“我们一般喜欢将天空的星象、大地的气脉和人的法力组合起来,借助被我们称之为‘道’的形而上的概念,举行我们的仪式。如果情况合适的话,我不介意过段时间在这里举行一次我们的仪式,让你开个眼界。”

    这下,别说里奥这个好奇宝宝,就连几位资深的无形之术修行者,都为之眼前一亮。

    潘龙甚至看到莫兰小姐转过头看向这边,眼神非常的兴奋。

    对于知识的渴求,是这群人共同的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