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神探班纳特[综名著](书号:12619

第68章 Chapter 68 今夜不太冷

作者:山海十八
    小提琴曲犹如月光,或在某个刹触及心底的温柔。

    它在夜色里徘徊, 让气氛平添一分旖旎。可当太阳升起, 忙碌的生活让人无暇回味夜色迷离。

    离开伦敦两个月, 回来后的日子并不悠闲。

    凯尔西一周日程几近排满, 想见她的人不少,大半都是报社杂志的记者。

    不只来自伦敦或欧洲,还有大洋彼岸的东方与美洲, 想做几篇有关ks团队创始人的采访报道。

    如果统计本年度年全球大事件,四种血型的发现绝对排入前三。

    弄清血型很了不起吗?

    说来惭愧, 在凯尔西曾经的世界, 这一发现当年也就是独揽诺贝尔奖而已。

    这个世界没有诺贝尔, 发明炸药的另有其人,就更谈不上直至20世纪初才会出现的诺贝尔奖。

    不变的是,对科学发展做出杰出贡献者的追捧。

    仅以四种血型的发现而言, 它揭开了长达数千年蒙在血液上的神秘面纱,其中最关键的莫过与输血治疗相关。

    给人输血, 往往会有两个极端。

    不是起死回生, 就是一命呜呼, 仿佛人类的生死只能等上帝掷骰子。

    尽管目前只发现了四种血型种类, 尚未挖掘到形成不同血型的深层规律成因,但血液研究的神秘大门已被推开。

    推开大门的人值得至高的荣誉,他们对挽救生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ks团队的美名远播传遍全球, 两个创始人却话不多说地失踪了。

    歇洛克与凯尔西不是被绑架了, 也不是在进行秘密实验, 只通过实验负责人巴尔克表示,请多关注科学发展,没必要关注私人动态。

    ——因为两人和大家一样,都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与两只耳朵,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巴尔克照着念出发言稿时不知是什么心情,反正华生在街头读报时,看着这一句原地静默五分钟。

    华生相信,世上很多人很快就要不认识平平无奇的写法了。

    “上午好,班纳特先生。”

    华生咽下了一言难尽的情绪,尽力以平和的心态面对凯尔西。

    今天来到玫瑰剧院,是为商议《阿尔卑斯山奇遇记》的改编事宜。

    剧本初稿已经出炉,接下来就是剧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的选择,以及第一次公演何时开始等流程安排。

    “上午好,华生先生,这两个月您辛苦了。”

    凯尔西当然没时间接受采访,哪怕对老熟人麦克主编也未破例。两个月没去学校,她要将在外抽空写的论文送到各位老师手里。

    在此之前,凯尔西先来了剧院。

    凯尔西代表络腮胡「阿佩普」与金边眼镜「巧克力蛋糕」,来参加音乐剧改编会议。

    向华生说一句辛苦了,包涵了多重意思。比如他在意大利的假期被案件占去了一半辛苦了,比如他担起了改编剧本重任辛苦了,比如他承担了一部分记者的热情辛苦了。

    『特大毒杀案背后的两个男人——华生vs斯沃博达,天使与恶魔在人间角力。』

    『99都不知道的致命毒物,华生医生教你如何逃离死神魔爪。』

    『黑白魔法交汇地,惊现爆炸案幸存者——上帝的宠儿约翰·华生。』

    等等诸如此类的新闻,正传遍欧洲大街小巷。

    1875年的热点先被四种血型占据,但科学发现总不如绯闻八卦更吸引眼球。

    金玫瑰在伦敦剧院身亡,耶稣裹尸布的偷盗四人团当夜死亡,两件大事竟是连成了一起系列毒杀案!

    一打听。ks团队居然参与了破案!

    不仅参与了毒物检测,还有案情推导,两位创始人更是破案关键交换杀人的发现者。

    多么激动人心的消息,让人想要一问究竟。

    可是人们很快发现,自认平平无奇的两人又玩失踪了。

    凯尔西与歇洛克总能精准地避开媒体,完全没有接受采访的打算,更不想大谈特谈破案经历。

    这时,记者们发现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实习医生华生冲在了侦破案件的第一线,都灵警方对他赞不绝口。这个华生,不是正是那个华生——爱玫瑰的神枪手,爆款小说的作者。

    那还等什么?

    报社还不快点采访他!采访他!采访他!

    于是,华生被采访邀请围堵了。

    他为了给后半年上演的音乐剧宣传造势,不得不做出牺牲接受了几家约稿,以求保持《阿尔卑斯山奇遇记》的热度。

    剧院街上,华生与凯尔西简短问好,都加快脚步进入玫瑰剧院的后门,谨防在正门口偶遇崇拜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剧院老板布莱曼热情地接待了两人,直道他是伦敦为数不多的幸运儿,竟能与两位当红人物合作议事。

    商谈会很顺利。

    两个小时敲定了日后安排,正式将改编的音乐剧命名为《黑暗古堡》。

    只要确保舞台演出的质量,又有原作者的热度加成,定于万圣节第一次公演的音乐剧,势必会成为将来几年的爆款。

    「我们的目标追赶莎翁的戏剧,让《黑暗古堡》成为能流传百年的经典

    本章未完,点击

    <cent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center>

    下一页继续阅读。」

    布莱曼许下了这样的心愿,就此化身成严格的督察,务必让亲选的剧团认真排练,以而最终呈现完美演出。

    “还请班纳特先生替我转达诚挚的邀请。五个月后,请亚戴尔先生与西格森先生能在百忙中来观看第一场演出,原作者不到齐未免太遗憾了。”

    布莱曼在送凯尔西出门时说,“当然我更敬候您的大驾光临,如果还能请来您的朋友福尔摩斯先生,你们齐聚一堂必让剧院熠熠生辉。”

    华生听着提议也赞同点头。自从年初分别,他再也没见过络腮胡与金边眼镜。只能通过每期新刊读着两人的故事,从而判断一切如常。

    如果能在万圣节聚一聚也很不错,而让两位老朋与ks团队的两位创始人同处一室,应该不会出现尴尬局面。

    华生想象了一下,四人并不会无话可说,起码能聊一聊破案。

    可惜,乔教授与泰伦斯回美国了,史密斯师生也对破案感兴趣。不知两人有无兴趣在万圣节来伦敦观看演出?

    如果六人齐聚,说不定能碰撞出什么火花。

    凯尔西面对布莱曼的邀请,再看到华生的期待,她仅回以最诚挚的微笑。“好,我会尽力说服他们到场。”

    凯尔西想什么呢?这是不可能完成的邀约。她又不是真的魔鬼会分身术,也没发现歇洛克偷偷联系上魔法界。

    与做着美梦的两人告别,脚下不停地赶场,再往伦敦大学去。

    整整一个下午,在各学科大楼转了一圈。

    凯尔西赶在期限前将该交的作业一一上交,唯一不需要赶着去见的是直属导师,专业论文早就邮寄到他家。

    正当凯尔西松了一口气,准备赶在天黑前回家时,刚要跨出校门就被叫住了。

    一道略带哀怨的声音响起,“看看,这不是平平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奇的班纳特先生吗?您失踪了两个月,还记得您的导师叫什么吗?”

    “最伟大,最值得尊敬且没有之一的查理·爱格伯特教授。”

    凯尔西转身先将赞美之词向爱格伯特身上砸,砸晕他最好,让这位导师忘了有一个学生长期未出现在校园。

    爱格伯特摆了摆手,表现地绝不为花言巧语迷惑,“尽管在你入学前,我批准了不计你的出勤率,只要按时交上高质量的论文想提前毕业都行。”

    爱格伯特说着忧愁蹙眉,“但大忙人凯尔西还请关心一下你的导师吧,别让他独自一人抗下所有的外界骚扰。”

    什么外界的骚扰?凯尔西一头雾水。

    与爱格伯特熟悉起来后,发现这位五十多岁的教授根本不似课堂上的严肃。

    正如他闲暇时去剧院客串龙套,校园生活中也被一颗酷爱戏剧的心影响,随时即兴发挥。

    爱格伯特扶额,“主要骚扰来自皇家学会,你知道它吧?”

    凯尔西点头,17世纪后期成立的科学学术机构,亦是英国最高学术机构。

    她曾经的世界,这一机构从1915年后的历任会长都是诺奖获得者。

    而今的皇家学会也是云集了一众顶尖科学家,像是一两百年的牛顿,学会在英国起着国家科学院的作用。

    “它怎么骚扰您了?”

    凯尔西问了就有些心虚。皇家学会主管的是自然科学研究,与爱格伯特主攻的社会科学是两个方向,那就必然是为血型研究而来。

    “当然是为了血型研究而来。连我都知道它颇具价值,值得继续深入研究,学会势必要与ks团队主创人接触一番。”

    爱格伯特无奈地说着,“你和福尔摩斯先生搞出发现后,双双都离开了伦敦,谁都联系不上你们了。”

    “皇家学会找过迈克罗夫特,他懒得动,把接洽工作都扔给了我。这袋文件是相关材料,你认真看看。”

    爱格伯特心累,他只是收下了一个优秀的学生,为什么像养了两个时常离家出走的孩子。就是迈克罗夫特这个狡猾的家伙,让他承担了本与他无关的养孩子压力。

    “十分感谢。教授,您真的辛苦了。”

    凯尔西决定让歇洛克去处理这些事,总不能事事都让她出面。理由是充足的,她并没有转行深入研究自然科学的打算。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是怎么犒劳爱格伯特,并且告诉他,他的学生不久又要前往法国巴黎。

    凯尔西觉得请假是一门技术活。

    哪怕早就说好不必一直来学校出勤,但此刻也要说些什么,才能离开仿佛留守老父亲一般的导师。

    “如果你觉得于心不忍,又想感谢我的一番辛劳。”

    爱格伯特见凯尔西一番欲言又止,以为他的好学生是不善于感谢之词,主动提出答谢方案。

    “我抽不出时间,请你代我去一次法国巴黎,完成一个项目的前期调查。”

    巧了,正想着要怎么开口请假去巴黎。

    凯尔西当即点头,仿佛一心为导师分忧的学生。

    “能为您效劳,参与到项目工程里,是我的荣幸。请问调研的方向是什么?”

    爱格伯特指了指文件袋,“调研工作文件也在里面。等到了巴黎,更详细的事询问找教授。但愿你们相处愉快。”,,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