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者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继承两万亿(书号:10658

第一千九百九十五章 棋行两路

作者:侠想
    白小升拿出几家世界顶级银行所开具的证明,向扎克里父子证明了什么叫做财力雄浑。

    而这些,似乎还不是他个人可支配的全部财富……

    扎克里父子在这一刻,算是被真正震撼到了。

    这得出身什么家族,才有这般实力!

    也足以证明人家在自己家族中,位居何等重要地位!

    跟这样的人物合作,那还担心什么!

    至此,就连贝诺对白小升也再无半点怀疑。

    “白先生,请,收好您的东西!”扎克里笑容满溢,把白小升那三份银行证明双手奉还。

    白小升只随意接过,随手放进自己包里。

    “那么现在,二位是不是相信我有这个投资能力了呢?”白小升面无表情问道。

    “当然,当然!”扎克里连声道,“关于地价的问题,其实咱们可以坐下慢慢商量,达成共识。”

    “是啊。”贝诺也从旁陪笑点头。

    白小升的脸上,却在这时,露出一阵冷笑,“扎克里先生,贝诺先生,我现在有点改主意了。”

    这句话让那两父子笑容一僵,有些错愕。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扎克里试探的问道。

    白小升毫不客气道,“来之前,我团队里就有人跟我建议过。说卡伽什目前的经济态势更宜观望,一场台风、海啸,让许多行业都度日艰难,而且越来越难,许多以前风光的本土企业纷纷倒闭。虽然土地、不动产是很好的投资,但这时候投入,并不划算。等上一段时间,才是最佳的投资节点。毕竟资源再强,宛如金山银山,要没有足够的现金流在手里,也只能渴死饿死!到时候,手持资源的一方为了求生存,割肉什么的也就不足为奇了!”

    白小升一番话,简直就像一柄柄刀子,一刀一刀刺进扎克里的心中。

    扎克里虽然强作镇定,但是明显的脸色有些难看,甚至面部肌肉都轻微抽搐。

    贝诺眼见父亲如此反应,心中顿时有几分不安。

    自己父亲不止一次跟自己强调,不能以自家所持那两块金价地皮为依仗,过于自负,父亲还如此积极寻求外部投资人,甚至不惜让出家族企业众多股份。

    这还不明显吗!

    自己家族目前实际财力状况,可能比自己预想的还要糟糕!

    贝诺感觉自己有几分心慌了。

    白小升继续道,“我原本觉得这是我在大洋洲第一个大手笔投资,得有绝对的主见,这才是一个成功商人的开始。所以,我并不想被这些建议所左右判断。”

    听到这句话,扎克里眼眸中又泛起了灵活气儿,嘴角肌肉牵动,想恭维白小升就得这样做。

    随后,扎克里就听白小升往下说,“但是你们父子俩方才的谨慎,真是触动到了我。你说我这要是投资了,结果大形势不好,土地就扔在那里它不增值,甚至可能贬值。传回去,我岂不是成了笑话,这我就不干了。”

    白小升的话,分明有打“退堂鼓”的意味。

    扎克里听到这话,脸色更白了,抽自己的心思都有,顺便也想抽自己儿子贝诺。

    这好端端的硬是给人家提了个醒,这是要把生意搅黄的节奏啊!

    一旁,贝诺心里也无比懊恼,首度为自己的“谨小慎微”悔恨。

    “白先生,我们这两块土地在未来一定是会升值的,它们可是多米多市最好的地皮!”贝诺忍不住道。

    “是这样的!”扎克里也急忙帮腔。

    白小升意味深长看着他们父子,似乎他们越急切,他越不信。

    “我这个人行事只看事实,不想听‘别人的以为’。”白小升幽幽道,“我就想知道我要是投了这两块土地,购了你们家族企业的股份,是不是在这种大环境下,还能有超乎预期的收益。有的话,八十几亿的我自己就能做得主。要是没有,那我可以去别的地方,甚至别的国度看看,兴许有更好的投资。甚至我想跟各国官方合作,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最起码比起私人企业,更为稳妥。”

    白小升这么一说,简直是让扎克里父子心如油煎。

    贝诺现在越发后悔自己一开始的所作所为,他特别想竭尽所能对白小升进行劝说,让这位大金主回心转意,哪怕是降低一些底价。

    但他也知道,那样的话只能是适得其反,地价降下来,人家可能更不投了。

    目前,唯有展现更多的附加值,提升对方期待值,方能扭转态势。

    不过,贝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要怎么去做。

    扎克里反倒被白小升一番话弄得有几分沉默,眼神明灭不定,似乎暗暗在做着什么决定。

    白小升把这父子的反应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站起身伸了个懒腰道,“今天还是感谢贵方的招待,我们就先回去了,至于投资收购之类的,我们回去之后,也是会认真考虑的。”

    这话是人都知道,是客气话。

    今天要是没有结果,回头达成合作的可能性无限趋于零。

    贝诺闻言,真是又急又无奈。

    “白先生,请留步!”扎克里缓缓站起身,旋即对贝诺道,“你出去,守在外面,别让人来打搅我们!”

    贝诺一愣,想问自己为什么要出去。

    扎克里已经目光凌厉看着他,沉声重复道,“出去!”

    贝诺很少见过自己父亲如此“不容分说”,下意识点点头,乖乖从这屋子退出去。

    等这间屋子门一关,扎克里对白小升笑了起来。

    “白先生,我现在敞开了告诉你,一旦你投资了我那两块地皮,咱们有方法可以靠着它们赚钱的,而且是不需要投入的,近乎无本的买卖!”

    “哦?”白小升目光疑惑。

    “您可能会问了,要真有这种好事,我们这边还需找人投资,不会自己闷头赚钱吗?”

    扎克里抛出问题,也不用白小升问,叹息一声,继续道,“还不是因为这两年我们生意扩张规模,步子迈得太大,欠了银行的钱太多,这很快就到了还款之日!我们手里的土地虽然可以如鸡生蛋,但奈何银行一次索要数目太多!逼着我杀鸡取卵!”

    这话从扎克里口中而出,真有几分痛惜之情。

    “最惨的是,一旦传出去我们欠银行钱没有能力还,股价大跌,到时候如雪崩海啸,就真的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所以,我肯割让土地,割让股份,那也是无奈之举,只为了体面一些,绝地求生。今天我告诉您这些,不怕您说出去。我是真想跟您合作!是因为您开的价格会高些,背后又资金雄厚,能给我们带来机会!”

    扎克里又道,“但假如您今天不愿意投资,又或者想在这关口狠狠压我们的价码,那我们也只能另觅其他的资方。不过,我相信您是会后悔的,因为我们手握的可说是未来巨大财富的机会!”

    扎克里由衷而发的这番话,似乎真的触动了白小升。

    白小升沉默一会儿,徐徐道,“我想听听扎克里先生你所说的,靠着两块地皮能做的无本买卖,是什么?”

    这话,就代表白小升已然在感兴趣。

    扎克里神秘一笑,低声道,“您知道本市还有两家大公司吗,它们分别是赫赫有名的振北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冰泉谷公司,还有高仑国际的分公司。凭着咱们手里两块地皮做担保,可以从他们那里做成额外的买卖!”

    白小升顿时眼眸明亮,急切道,“你说说。”

    扎克里话至于此,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把自家跟那两家公司以往的合作和盘托出。

    贝诺守在外面,耳朵贴着门想偷听一二,奈何这门隔音效果极好,什么都听不到。

    贝诺只得喃喃自语,“这里面聊什么呢,我父亲居然连我都避嫌!”

    ……

    此时此刻,在多米多市,一栋几十层高的商务楼外,有一辆黑色轿车停了下来。

    车门一开,一条光洁笔直的小腿迈了下来,白皙的脚上还踏着昂贵的高跟鞋。

    随后,一位美女从车里钻了出来,不是旁人,正是菲尔。

    菲尔仰头看了眼大厦,迈步往里走。

    大青礁的阿咪多受白小升的所托,答应了与长壶公司和解,但一直拖着不办,想多留住菲尔几日。

    可菲尔耐心已光,毕竟她母亲玛格丽夫人让她跟在白小升身边,不乏监视之意。这总被白小升给甩下,没法在母亲那里交差。

    所以,菲尔索性动身离开大青礁,直接飞来这里。

    白小升并没有告诉菲尔他们是来的这里,菲尔也是动用了一些关系手段,从机场那边查到了白小升三人的行程,是卡伽什的多米多。

    多米多市就只有一家集团企业——冰泉谷公司,这次也申请了集团援助。

    白小升他们来,自然得奔这里。

    所以,菲尔也来了。

    进了冰泉谷公司所在大厦,菲尔在一楼前台直接亮明身份,前台不敢怠慢,请当值经理过来。

    那位经理知晓菲尔身份后,殷勤热情,在前领路,带菲尔去总经理办公室。

    路上,菲尔向他询问道,“集团事业总裁白小升先生来过了吗?”

    那人想都不想,直接摇头,“没有。”

    “没有?”菲尔脚步一顿,当即一皱眉。

    怎么算,白小升也都该到了才是,没露面,那可不太正常……

    不过既然白小升没露过面,再问其他的也是白问,菲尔就不多说了,想着见了冰泉谷公司总经理约纳斯的面,再说其他的。

    俩人过去之后,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外,遇见了约纳斯的秘书。

    那位秘书认得菲尔,离老远就笑着疾步相迎。

    “菲尔小姐,您来了!”秘书热切道,“约纳斯先生正在办公室里会客呢。”

    “什么客人?”菲尔心里想着白小升的事,随口问道。

    “是个华夏人,听说是集团事业总裁白小升先生的随从,叫做雷迎。”秘书回答的。

    旁的人记华夏名字有几分吃力,但做秘书的,记得分明,不差一字一音。

    “白小升先生的随从,雷迎!”菲尔闻言脚步一顿,惊愕道,“人什么时候来的!”

    原以为白小升在故意玩“失踪”,没想到他的人居然出现在这里。

    “才一会儿,只比您早到了十分钟。”秘书回答。

    菲尔秀眉微蹙,轻轻点点头。

    “需要我为您通报一声吗?”秘书看着菲尔,试探询问道。

    “不必了,都是熟人,我自己进去就好。”菲尔直截了当道。

    约纳斯的秘书自然知道菲尔的身份,知道她有这权力,也并不阻拦。

    菲尔走到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

    “进。”里面传来一个微微低沉的声音。

    菲尔推开门,迈步走了进去。

    诺大办公室里,只在沙发区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苍霜干练的中年白人,正是约纳斯。

    而另一个,则是身材高高大大的华夏壮汉,不是雷迎又是哪个。

    那俩人也看到了菲尔。

    “菲尔小姐,您怎么来了。”约纳斯起身,故作惊讶,随即又笑道,“下边人怎么搞的,也不打个电话上来,好让我下去接您。”

    雷迎也一并起身,目光平静凝视菲尔,口中打了声招呼,“菲尔小姐。”

    菲尔面带笑容走过去,“约纳斯先生,你我都是熟人,不必客气啦。”

    “雷迎。”菲尔也熟络地跟雷迎打个招呼,“你们白小升先生呢,没过来?”

    雷迎笑了笑,道,“今天早上,我跟白先生分开的,他现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也许离开了卡伽什也说不定。”

    菲尔闻言顿时皱眉,语气三分嗔怨,“又走了,真的假的?这边的事解决了吗,他就这般神龙见首不见尾,匆匆忙忙的?”

    雷迎闻言只是一笑。

    “白先生经过了解,觉得这边的麻烦并不是什么大问题。”雷迎回道,“所以他让我过来解决,他现在或许去麻烦更大的地方了。”

    “让你来解决?”菲尔好奇的打量雷迎。

    就连一旁的约纳斯都眼神异样的看着他。

    “确切来说,是让我办理拨款事宜。”雷迎微笑道。

    约纳斯闻言倒是眼眸瞬间明亮,惊喜道,“白先生已经同意给我这边拨款了吗。”

    雷迎才来没几分钟,刚坐下寒暄完,尚没有提及这件事。

    约纳斯也是个消息灵通之人,他知道眼下白小升代表集团总部而来,攥着集团的救助款。

    如果集团款项下来,那他便可以直接“赔付”给高仑国际分公司。

    眼下,还不用被那个姓白的高层现场监督,这简直不要太畅快。

    菲尔显然没约纳斯那般心情,毕竟她找到白小升,跟在白小升身边,才算是完成任务。

    “你们白先生真是大忙人,还很潇洒,涉及到那么大一笔钱居然不露面就拨款了。”菲尔牢骚道。

    “倒也不是。”雷迎转向约纳斯,道,“约纳斯先生,白先生只同意给你们拨付申请款项的三分之二。”

    约纳斯神情微僵,“那不够啊!”

    雷迎笑了,“白先生说了,你们不能遇到困难尽数向集团伸手,集团下发的款项有限,而要扶助的公司又极多,全额拨发就不够了。”

    “所以,你们得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去自救,资金不够的话,可以对外拆借,回头打报告就是了。”

    约纳斯闻言一愣,随即眼眸亮起,“白先生真这么说的!”

    。